主页 > 文艺文摘 > 岁月的花,你的白发

岁月的花,你的白发

2017-01-10     来源:中国     作者:牧人驱犊     点击数:
摘要: 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。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喜欢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这首歌,闲来常听。每次听,脑海中总禁不住浮现出父母亲的身影,以至于听得眼眶微润才作罢。 自打记事起,父亲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擎标杆,虽然他是农民地地道道、朴实无...

“门前老树长新芽,院里枯木又开花。半生存了好多话,藏进了满头白发……”喜欢《时间都去哪儿了》这首歌,闲来常听。每次听,脑海中总禁不住浮现出父母亲的身影,以至于听得眼眶微润才作罢。

自打记事起,父亲一直是我心中的一擎标杆,虽然他是农民——地地道道、朴实无华。但他用他的方式教育了我、影响了我;他用他的双肩扛起了这个当初贫寒、困窘的家;他用他的双手携着母亲、拉着我们,“风雨兼程”。

上周末,携妻带子去乡下探望,因临出发前已电话告知父母我们将回乡下吃中饭。所以到家时,父亲正在自家篱笆园里张罗时令蔬菜。儿子的一声“阿爷,我们来了……”,让埋头于收拾蔬菜的父亲抬起头来。

就在那一刹那,我清晰地看到父亲的背有点驼了,头顶的发丝稀疏并夹杂华发了,举手投足间动作略显缓慢了。思绪陷入回忆:忆当年,暮春时节,晚饭过后,趁着夜空高挂的一轮朗月和稀疏点缀的星辰亮光,壮硕的父亲趁着酒劲扛起鱼网兜,招呼我拎个鱼桶,父子俩一前一后步入月色之中,来到河滩边,走上河埠头……父亲撒下一网又一网,在水草上用网杆猛力拍打数遍,“潇洒”地提起。伴着月色,我看到父亲提起网兜的同时,夜空中划出一道“优雅”的弧线,收获的是一条条鲜活的鱼儿和一网网皎洁的月光,还伴有一片片沉入河底的乌桕叶。宁静的夜晚,怀着欣喜,吹着和风,提着逐渐变沉的鱼桶,有年轻力壮的父亲的陪伴,心中倍感温馨。

“你们来啦!”父亲的话语把陷入回忆的我拉了回来,眼看着篱笆园里一畦畦新鲜的蔬菜:小青菜、大白菜、大蒜、萝卜、韭菜……这都是父亲平时辛勤开垦、播种、施肥得来的。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“老天不负有心人”,朴实的父亲虽文化不足,但懂得勤劳定会换来好生活的道理。平日里一向做事认真惯了,在打理蔬菜上也一样。那整齐排列的大蒜,那棵棵鲜嫩的青菜,那个个挺立的萝卜,不正是父亲在田畦上写下的一行行生动与优美的“诗句”嘛。

篱笆园的边上,有一棵高大的李子树。冬至已过,树下积了一地的枯叶,虽没了春日的葱茏,但如今的样子,在我看来十分美观,是可以成为画家入笔的素材。站立树下,似乎可以感知它正默默地孕育着来年的希望。曾记得:那时年幼,入学不久的某一天下午,放学回家,正遇父亲从外面回来。看到父亲的那辆老式自行车的后车把上栓捆着一棵树苗。父亲说:“快从里屋拿把铁锹出来,我们到篱笆园里种树去。”“种树?”怀着好奇的心情,我欣然应允。父亲用铁锹挖出一个大坑,放入树苗,并让我扶正,随后捣碎土块,刨入坑中,施上河水。其间深情地告诉我:“这是一颗李子树苗,树苗长成大树后会结出一个个紫圆的果实,味道甜美。”并叮嘱我,“以后你要好好看管哦!”如今,站立树下抬头望,枝杈纷纭四周展。一晃三十载光阴逝去,昔日的李子树苗已成皮质斑驳的老树,年复一年,荣枯更迭,特别是每当暮春时节,满树的黄白夹杂的花朵开得绚烂,我们一群小伙伴在树下嬉戏,说着儿时的“秘密”,一阵和风吹来,落下一阵“花雨”来,那树带给我的除了每年都有的那酸甜的李子味道,更成了一种精神的慰藉。父亲当年邀我植树的举动,如今回想,原来是有深意的。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“进屋吧,来喝茶!”母亲的召唤让我回神。每次回乡下老家,父母总要忙前忙后,以礼数相待,彼此相敬如宾。“时间都去哪儿了?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。柴米油盐半辈子,转眼就只剩下满脸的皱纹了。”岁月流逝,花开花落。相携相知的父母,苦心经营换得如今岁月静好,但青丝白染,让我禁不住感慨良多。

留言评论

关于我们 | 帮助中心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

新闻热线:010-69373153 传真:010-69365652 Email:fangshanbao2018@163.com

版权所有:中共房山区委宣传部 房山区新闻中心 技术支持:立体房山网

Copyright@2013-2014,xinwe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
地址:北京市房山区良乡工业开发区金光路1号(房山区政府第二办公区) 邮政编码:102488

京ICP备14022615号 京公安网备11011102015003号

手机扫一扫